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猎梦师

第1191章因果

猎梦师 安和天下 3025 2021-10-22 05:19

  

  血衣被钉死在墙上,血衣下那张朦胧的鬼脸则在疯狂地挣扎扭曲着,我眼爆寒芒,并指如剑指向那张朦胧的鬼脸,厉喝道,“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要么放弃复仇,要么魂飞魄散!”

“咯咯.....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.....”血衣中的鬼脸慢慢成型,浮现出一张麻木的脸,扭曲的五官在述说仇恨,深深地表达毒,“是……你......们......逼……我......的!”

见状,我唯有无奈地摇头苦笑,语重心长地叹息一声,“何莹莹,从始至终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?你拿钱,我办事,你找到我是为了驱邪,我按照合同规定帮你摆脱了冤魂,至于那冤魂到底是谁,又是因为什么缠住你,这些事本就与我毫不相干,我本身只是个术士,不可能包治百病。”

“你明明可以帮我复仇,为什么要拒绝我!”我这番语重心长的话,去引来女鬼泣血的咆哮,那双血色眼睛中迸发的仇恨更深了。

我不禁冷笑着环抱住胸口,“可笑,杀人这种事竟然被你说的理所应当,我承认你的遭遇令人同情,可你不该因为自己的遭遇,就把仇恨转嫁给不相干的人,我和浩子并没欠你什么,还是那句话,既然你这么顽固,我只好亲自送你下地狱了!”

说完,我已经扬起了手中的桃木钉,而女鬼则疯狂地挣扎着,阴恻恻的鬼哭声笼罩整个房间,随着怨气的逐渐暴涨,她已经即将脱离棺材钉的控制了,见她仍旧不知悔改,我只好将桃木钉稳稳抓在手中,快步向女鬼走去。

可正当我要举起桃木钉扎向女鬼之际,背后却涌来一股风,浩子反手抱住了我的腰,对女鬼拼命大喊道,“快走,快走.....”

我眼中寒意大盛,急忙挣脱浩子的双手,可这小子的两条胳膊却紧得好像铁箍一样,说什么也不放开。

我只好再度咬破中指,点在他脑门上正要念咒,此时浩子却猛地把头抬起来,目光清明,眼中闪着泪光,“小凡,我没中邪!”

“没中邪你干嘛拦我?”我气不打一处来,没好气地呵斥他道,“你特么真不怕死,忘记昨天的事了吗?”

浩子眼中掠过一抹复杂,狠狠咬牙说道,“不行,总之她太惨了,我不能让你灭掉她!”

趁我和浩子僵持不下的时候,被钉在墙上的女鬼已经挣脱了棺材钉,一股阴厉的气场外泄,红色鬼影一下子就射向了天花板,我目光一寒,暴喊道,“站住!”

正要追向女鬼,浩子却更加用力地拽住我,大喊道,“快走啊,走了以后就别回来了!”

“握草!”我肺管子都快气炸了,反手一个耳光,响亮的巴掌声传来,手背却触碰到了某种冰凉的东西,愣神之下细看,只见浩子双眼已经涌出了一抹眼泪。

“你特么哭什么?”我快急疯了,挂在天花板上的鬼影表情呆滞,深深地朝浩子看了一眼,转眼便没入墙体中不见了,此时我心急也没用了,无奈只好叹气,对死死抱着我不肯撒手的浩子说,“你赢了,女鬼都跑了你还不放开我?”

“啊?它走了吗.....“浩子有点怅然若失,轻轻撒开双手,看向女鬼消失不见的方向,默默愣了一会儿神,随即跌坐在地板上,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脚尖,半晌都没说话。

我叹口气坐下来,见浩子一脸愁容的样子,心中不禁触动,更多的却是好奇和不解,主动递了支烟过去,拍拍浩子的肩,“不好意思,刚才太心急所以打了你一巴掌,到底什么情况啊,你特么不会真喜欢上一只女鬼了吧?”

浩子不说话,只知道坐在那里闷闷地抽烟,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,他情绪好了一点,深吸一口长气说,“我认识她!”

我说废话,何莹莹是我们的第一任雇主,你认识她有什么奇怪的?

浩子傻笑着摇摇头,“不是的小凡,我是说,在接这笔业务之前,我已经认识她了,其实……也不算认识吧,过了这么久她应该早就把我忘记了,其实连我都忘记她长什么样子,所以没有第一眼认出。”

我越发不解了,见浩子若有所思的表情,不禁诧异万分,急忙问道,“怎么认识的?”

浩子缓缓吐着烟圈,傻笑一声说,“好几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我刚到云溪市这边讨生活,结果钱包掉车上了,连手机也掉了,一个人举目无亲,连电话也不知道跟谁打,差点饿死在桥洞下面,后来有个女人经过,看见我,觉得可怜,就带我出去吃了顿饱饭,还留了一笔钱给我,要不是她,我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。”

听到这话,我陷入沉思,浩子刚来云溪市闯荡的时候,居然跟我是差不多的遭遇,沉默半晌之后,我问他然后呢?

“没有然后.....”浩子傻笑了两声,一脸颓废地说道,“留下钱她就走了,再也没联系,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更不知道她家住在哪里,最初那几个月,我每天都会坐在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,可等来等去都没有等到,慢慢地就忘了,这几年,大家的变化都挺大的,我认不出她,她也认不出我了。”

这点我倒是能够理解,毕竟他俩当年只是匆匆见了一面,连话也没说过几句,忘记长相也是理所当然,随后我问道,“那你又是怎么联想到她就是何莹莹呢?”

“刚刚才知道的。”浩子苦笑着抛掉烟蒂,用脚尖狠狠碾碎了烟头,“刚才被她迷惑住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很多东西,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怨气影响了,我看到了一些她生前的影像,所以才......”

原来如此!

我恍然大悟,点点头又说,“虽然你忘记了她的长相,可这个女人却在你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所以当你第一眼看见何莹莹的时候,就对她着迷了对不对?”浩子苦笑着点点头,一脸酸涩地承认,“对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。“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